【顺一和美女姐姐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完】

发布于:2016-10-15来源:超碰AV网

一、
  顺一到底是大男生,在学校时代也有喜欢的女孩子,同父异母悦子就是顺一相当欣赏的女孩子,两人从小到大,也有一段时间了,感情非常好,偶而的小磨擦,总在短时间便雨过天晴。

  悦子有日本女人少有的姣美身材,她有着匀称的胴体,纤细的腰部,丰满的胸部,和修长均匀的腿部,她的耻毛浓密卷曲,且富有乌亮的光泽。即使是在盛夏,她也从来不剃腋毛。

  因为她从前学过芭蕾舞,所以跳起灵魂舞来异常美妙,她的两腿更能够一百八十度的伸展开来。

  悦子是一个电视广告模特儿,她有时身着泳装,随风飘荡着一头乌黑的秀发替洗发精公司做广告,那种迷人的镜头使人不免引起遐思。

  小时候,顺一很喜欢叫悦子采骑马姿势,因为可以欣赏到悦子美丽的胸部。

  悦子的乳房像黄色电影的明星般地丰满高耸着,乳头尖尖地微向上翘起,且像小麦似有着沟状的纹路。

  悦子有着一头直直地流泻于肩下的长发,当悦子仰卧于床上的时候,头发随着她动弹的身体而不时磨擦她的脸庞和肩膀,使悦子不自由主地发出嘻嘻的微弱呓语,彷彿是女人受到急行的车子溅水于衣服上时的叫声,或者是女人突然被人叫住所发出来的惊吓声。

  悦子带有轻微的狐臭,而且在那个部位也有味道,可是这却增加她性感的魅力。

  天际还有一点残阳,在云层中透出,看来宛如万丈金光,直射苍弩;后面渔火闪烁,别墅一角的小花园,有说不出的美和幽静。

  顺一伫立在台阶上望望天际,脸上神情,也有说不出的喜悦;日短夜长,真是人生及时行乐的时候,看看腕上手表七点二十分。

  一辆黑色大房车,由远处公路上疾驰而来,驶到别墅附近,车头灯小光变大光,大光又变小光。

  顺一手边的揿扭一揿,别墅大门两旁方形柱子顶上的八角灯亮了起来,那辆车也到近前,金漆大铁门也开了。

  房车驶了进来,顺一又按了钮,园内灯光随房车驶进,逐盏亮了起来。

房车在台阶上停了下来,一个穿制服的司机,跳下车来,拉开了后座车门,马鹿野郎已走下台阶来了。

  后座内跨了出来的,是一个干娇百媚的女人。

  她穿了黑色紧身丝绒大衣,短至膝间,露露出一双修长小腿;颈间围了一条白色长毛围巾,随风飘荡;男性的短发,留了长鬓,长型的脸,七彩式的面,啊!最新化粧。
  顺一上前伸出手又和她相握,然后笑说:

  「欢迎芳驾光临。」

  「你怎么这么客气。」这位夫人看看台阶后大厅一带说:「客人到齐了吗?」

  他满面含笑说:「七点三刻前一定到,我们准八点开席。」

  说完他似侍从对待女王一样,托起她一只手,陪她上台阶。

  到了大厅的玻璃门前,顺一推了开来,里面已是传来了悠扬的音乐,可是玫瑰红的落地帷幕,遮住了客厅,只听其声,不见其人。

  在帷幕右手一边,是一道宽阔满舖地毯的大扶梯,直通上二楼,作半月形,左面是一间衣帽间。

  悦子刚正想把大衣脱掉,顺一笑说;

  「楼上去脱吧!悦子,乘现在离开席时间还早,我们到楼上有二十分钟谈话时间,开席后就没有机会谈这份公事了。」

  「刚才叫我夫人,现在叫找悦子了。」悦子说:「你倒改变得真快。」

  顺一笑说:

  「刚才有司机在旁,我礼貌上应当称妳夫人和再向妳欢迎的,现在不同。」

  「好!我是想找一个适当的机会和你谈谈。」悦子已开步上扶梯说:「现在确是适当的时候。」

  他们上楼的步伐,好似跟随音乐节拍在走一样,二楼揭开一道帷幕,就是一间大起居室。

  这间起居室是厚厚的波斯地毯,内里沿壁放着一架大电视机,还有电唱机,录音机配合着,此外两张航空坐椅型沙发,正中是一张长方几,已有酒和杯放着。

  这起居室再没有什么别的,鹅黄的丝绒落地帷幕,衬出华贵大方的气氛。

  顺一招待她坐下,倒了两杯白兰地,先递一杯给悦子。

  喝了一口之后,放下杯,顺一说:

  「你把大衣脱一脱吧!等一会丝绒碰到了,起极光就不好看了,放在电视机上面好了。」

  他立了起来。

  悦子脱了大衣,那长毛围巾是镶在大衣上的,顺一接过,放在电视机上。

  悦子穿黑色织银丝的迷你装,肩头两条带,胸前是V字领,开得很低,露出了乳沟,裁剪得很好,把悦子的苗条身材都露了出来。

  悦子张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,正对他在注视,他们目光一接触,悦子把脸凑了上去,顺一一把搂住了她,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,然后搂进了她。

  现在是悦子在踱步了,她走的姿势,真是性感而迷人,教顺一在咽蒊水。

  在扶梯上,悦子还听到音乐,那是一首很好的调子叫「勒伯罗米」。

  当他们走到大厅帷幕前,悦子撩起了帷幕,这使悦子一怔。

  原来大厅上静悄悄的,一个客人也没有;音乐祇是声带录音,灯却开得明亮。

  在大厅正中,有一张桌子,却是早摆好了刀叉 但是二人位的。

  悦子对顺一看看说:

  「你玩什么把戏?」

  「我只是邀请妳这一位客人吃饭。」顺一笑说:「妳一点都没有注意,若是有客人,怎会一辆车都没有,我是专为妳一个人而设的。」

  「这样子!」悦子要说什么,顺一笑说:「别墅中的人不知妳是谁?荒唐的说一句,他们对这样的场面,不是第一次经验。」

  悦子斜看他一眼说:

  「意思是说你很风流了。」

  「我们坐下来吃好不好?」顺一笑说:「我准备的晚餐很丰富呢!」

  一间可容三百人的大厅,这时正中近右边只有一张桌子,坐了他们两个人,顺一按两下铃,两个女佣推了二辆车出来,一辆是酒,一辆是冷盘。

  一个女佣点起了四支红烛,一个女佣去关熄了大厅的灯,只有壁间两盏灯,厅内情调立即不同。

  女佣摆设好冷盘和倒好酒都退开,悦子看看冷盘,很丰富,除各式冷肉以外,还有烟三文治、鲜虾以及墨鱼子酱。「古话说,行了春风有夏雨。你从来不肯行春风,因此夏雨你必须求了。今晚我也是其中之一,有目的的。」

  「妳完全不同。」顺一说:「近年来上流社会都在谈起妳,男人对妳爱慕,女人对妳妒嫉;在社交圈中,我们总是论头评足的,妳是最理想的情妇。」

  「这是很难解答的,悦子!我们喝一杯。」顺一举起杯,他们喝掉一杯,顺一拉过酒车来,取了酒替悦子再倒上一杯。

  他们吃了各种菜,悦子胃口很好,然后是一道汤,末了是一道牛排;他们吃完饭,相对在喝酒。

  他们一连乾了几杯,差不多有半樽左右的酒消化掉了。悦子粉颊上升起了一朵红霞,看来娇艳欲滴。

  顺一心头痒痒的说:

  「我们上楼去再喝怎么样?这里由她们去收拾。」

  悦子立了起来,顺一按了两下铃,便抢先去拉开落地帷幕,搂住了悦子的腰上楼了。

  起居室中虽然有酒,可是他们的酒意已有六七分了。

  顺一只是把她搂向房中。

  悦子看看表说:

  「现在不过九点半,时间还早呢。」

  「妳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吗?」顺一笑说:「男人的心,妳是知道的,何况是一直在想念的美女。」

  悦子酒后有着浓烈的风情,一到房中,顺一关上了门。

 [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-07-23 22:58重新编辑 ]

相关文章:

上一篇:【温柔的妈妈】【完】 下一篇:【出轨的妻子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完】

狼友们!一大波美女来袭!尽情享用美色用餐!撸撸更健康!

评论加载中...

推荐图集

【淫乱寝室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完】

 2016-10-15       130人观看

【罪孽】 【作者:松本清张】【完】

 2016-10-15       130人观看

【那年深夏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完】

 2016-10-15       130人观看